明唐

没头没尾的爽文,细节不要在意

  


  “我杀了一个人。”唐遇说。


  “我杀过很多人。”陆琛忍不住说。


  “你是杀手,你当然要杀人了,我不是,我只是个普通小商贩。”唐遇不计较陆琛打断他,他知道陆琛话唠的毛病,一分钟不说话都不行。


  “普通小商贩是不会在手无寸铁的前提下把一个手持双刀的大汉撂倒的。”陆琛吐槽道。


  “你以为你手持管制刀具且智商只有三岁我就不敢惹你吗?再说你也不算个大汉……不对,你别打岔,我说到哪里了?”唐遇险些被陆琛带偏,皱了皱眉头。


  “你杀了一个人。”课代表陆琛老老实实的答道。


  唐遇眯起眼,像是在仔细回忆往事,“我杀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是我师父,我也不想杀他,但他实在是太混蛋了……”


  陆琛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岔:“有多混蛋?”


  “恶人谷的极道魔尊都没他混蛋。”


  陆琛听说恶人谷是按干的坏事排行,极道魔尊就是恶人谷顶坏顶坏的人,陆琛觉得要是唐遇的师父比极道魔尊还坏,早就恶名远扬叫恶人谷给请了去了,所以唐遇的师父应该是很坏的,但还没坏到那种程度。


  “那他干了什么混蛋事叫你连养育之恩都不顾把他杀了?”


  唐遇看了陆琛一眼,眼神晦暗不明,“他想上我。”


  “……那确实够混蛋的。”


  “我师父年轻那会,喜欢他一个师弟,可惜他师弟死的早,我师父在心里拟了九十九份土味情话的草稿,一份都没来得及说。”


  陆琛感叹:“倒也是个可怜人。”


  唐遇冷笑:“幸亏死的早,不然落到那个变态手里的就是他了。”


  “我师父说我像他师弟,说我发狠的眼神最像,便无缘无故的就要罚我,不许哭也不许求饶,不然就罚得更厉害。所以我就拼命练武,练到有一天能杀了他。”


  “你确实杀了他了。”


  “杀了他我感觉一点也不好,他的血沾在我手上,又热又黏,恶心的很,我到嘉陵江边去洗,却怎么也洗不掉,我把皮都搓掉了一层,血还在上面。”


  唐遇说着摘了手甲给陆琛看,唐遇的手指很长,握着陆琛的刀的时候耍得比他还要灵活。


  陆琛看了又看,唐遇手上什么也没有。


  他很实在的说:“你手上什么也没有。”


  唐遇翻了个白眼,觉得陆琛实在是朽木不可雕也。他当然知道,血早就叫嘉陵江水冲的远远的了,只是那时的触感烙在手上,叫他眼前时时刻刻浮现着他把刀捅进他师父身体的那一幕。


  “所以我不杀人。”


  陆琛叹了口气:“可惜了啊,你很强。”


  “何以见得?”


  陆琛笑了笑,口气很大:“你知道我是谁吗?”


  “智商只有三岁的傻逼。”


  陆琛不理他:“我是血刃。血刃你听说过吧?”


  唐遇点点头,杀手榜第一,杀一人要三千金,据说从未失手——在今天以前。


  “你赤手空拳都能打赢我,这江湖上恐怕没多少人能跟你匹敌了。”


  唐遇摇摇头:“我不杀人。”


  陆琛原本就没有劝他的意思,转开话题:“你不想知道谁要杀你吗?”


  唐遇耸耸肩:“无所谓,他杀不了我。”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陆琛官话说的很溜,他在中原呆了很久,却始终融不进去,中原乱了又平了,陆琛就跟看戏台子似的冷眼旁观。他杀人,拿钱,日复一日,刚来中原的激情被磨得一点不剩。


  然后唐遇就出现了。


  陆琛站起身来,他不想让唐遇死,他老爹在绿洲里有一片葡萄园,他想带唐遇去大漠。


  陆琛杀一人要三千金,但唐遇对陆琛可是千金不换。


  陆琛说:“我去把单子退了,你就在此地不要动。”


  唐遇没说话,他知道陆琛不止是去退单子,不然他不会把刀握得那么紧。


  他是去除后患。


  双手难敌四拳,就算是血刃也是如此。唐遇不放心,久违的给机关匣上了油,悄悄跟在陆琛身后。


  事实上,陆琛比他想象的要强。唐遇蹲在树上,欣赏陆琛手起刀落的潇洒身姿,陆琛长的好看,好看的人做什么都是好看的,杀人都颇具美感。


     陆琛解决完最后一个,唐遇从树上轻轻巧巧落下来,陆琛刻意不让自己身上沾血,他想抱抱唐遇。


  “陆琛!”唐遇变了脸色,陆琛身后悄无声息的站了一人,银色的匕首一闪而过,他抽出千机匣,却听见陆琛吼他:“你别动!”


  唐遇顿了一下,那匕首便没进陆琛后背去,陆琛忍痛回身给那人一刀,动脉血溅的陆琛全身都是。


  唐遇扑过来抱他,陆琛弯下身把下巴搁到唐遇肩上,陆琛很疼,但他只是轻轻抱着唐遇。唐遇摘了手甲回抱他,他摸到陆琛的背上,陆琛的血温温热热,却一点也不黏,顺着唐遇的手一直流到他小臂上去。唐遇又希望陆琛的血是黏的,最好黏得滴不下来,好让他把陆琛背后的洞补回去。


  唐遇听见陆琛在他耳边说话,好像风一样轻:“你不要杀人,我也不会再杀人了,你跟我回大漠,我跟你学做生意,好不好?”


  唐遇想说好,我都听你的,想跟他说那九十九份拟好的土味情话,一张口却哽住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想往下掉。他觉得老天忒不公平,存心不要他好过,带走了他那混蛋师父,现在又要带走陆琛。


  陆琛见唐遇不说话,又看他眼眶红红的,觉得他好像误会了什么:“我把要害错开了,现在去大夫那里还可以抢救一下。”


  天上开始飘小雪,唐遇架起他展开机关翼,长安城的风是很冷的,陆琛简直要冻死过去,他想叫唐遇停一停,张开嘴就灌了一肚子凉气。陆琛觉得有些悲壮,我血刃一世英名,今天就要冻死在长安城上空。


  “陆琛!”猎猎风声中,他听见唐遇大声说:“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陆琛也想大声回他,但他后背上有伤,一使劲伤口就要流血,此时又冻了个七荤八素,只能尽量靠近唐遇,在他耳边悄悄说情话:“我不死,我还要陪你一辈子。”



评论(1)
热度(34)

© 侍者 | Powered by LOFTER